驻马店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来是要你好好过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驻马店信息港

导读

苏诺不记得自己睡了多久了。窗户关上了,窗帘拉上了,不愿开灯。这让她感到安全。有时候睡不着,她会睁开眼睛看着,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只是睁着。苏诺

苏诺不记得自己睡了多久了。窗户关上了,窗帘拉上了,不愿开灯。这让她感到安全。有时候睡不着,她会睁开眼睛看着,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只是睁着。苏诺记得床旁边放着一些面包和酒,饿的时候她会摸索着拿过来吃点。  这次是被响声吵醒的,苏诺知道白小虎在撞门。“苏诺你在家你给我回一句,你出事了我跟你急,苏诺……。”苏诺听了白小虎喊,干涸的眼睛有点潮湿。却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一样,连忙往被子里躲。没过多久,门被白小虎撞开了。她听见白小虎走进房间的声音,他的脚步声苏诺总是能分辨出来。  “呀。”白小虎一进房间就被气味熏的往后面退了一步。苏诺听见他开了灯,听见他走向窗户口,听见他拉开了窗帘打开了窗户。  “你给我出来。”白小虎扯苏诺的被子。  “走开,别管我。”苏诺拉紧,朝外面吼。  “你看你现在,这像什么?”白小虎简直想打她。啤酒瓶横七竖八的倒在床沿,流了一地,床头柜上放着还未喝完的几瓶,床上堆满了饼干薯条之类的食品,并没吃完,就这样堆在穿上,有些已经倒了出来,和床单搅在了一起,还有不知道多久前吃过的快餐,随意的丢在了离床不远的地方。白小虎不敢想象苏诺现在是什么样子,他用力的把被子拽开。他实在是气极了:“苏诺,还要这样多久?“  突然射进来的强光让苏诺一时间适应不了,她用手捂着眼,然后慢慢打开,眯着眼想去适应。她不愿意和白小虎说什么。但是白小虎已经呆立在床头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苏诺这个样子,头发应该是被沾上了啤酒,有些已经结成了快。眼圈已经黑了,脸色蜡黄的厉害,嘴唇却是白的,像是害了病。白小虎觉得苏诺瘦的厉害。这样的苏诺让他既害怕又心疼。白小虎静静的往苏诺床边坐了下来,然后抱住了她:“苏诺,别糟蹋自己了,事情都过去了。“苏诺没有表情的任他抱着,她不愿说话。  怎么可能过去,永远不可能过去。  谈翔应该是不愿意看见白小虎抱着自己吧。苏诺突然觉得内疚,挣脱开了。苏诺走下了床,拉开了衣柜拿衣服洗澡。她觉得头晕,还是晃晃悠悠往卫生间走着。  水,苏诺打开花洒看着洒下来的水。她在害怕。  “白小虎。“苏诺叫。  “唔,在这。“  “别走,唱歌给我听。“  白小虎听见苏诺慌张的声音,鼻子一酸,他知道她在害怕。于是吼了起来。苏诺将花洒对准了自己。    谈翔也是喜欢唱歌的,他的声音很阳光,让人一听就会联想起他古铜色的皮肤和爱笑的眼。苏诺是迷恋过他的声音的,他爱笑的眼,他所有的一切……  分明认识并不久,不过一天。周六早上认识的,但是晚上便成了恋人。谈翔吻苏诺的时候,她没有抵抗,只是看着前面流转的霓虹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苏诺的眼睛睁的很大。她听吻过的女孩说过,接吻是件幸福的事,所以两个人会沉醉的闭上眼睛。苏诺看见谈翔眼睛是闭着的,于是也闭上了双眼。  “好无聊,我们去云南吧。“有一次在逛街的时候,谈翔这样提议。苏诺不敢相信不可置信,她拿着精品店的娃娃,看着旁边悠闲的笑着的谈翔:“现在去云南?只有周末两天,而且我都没收拾东西。”  “你请星期一的假,不用收拾东西。我们做飞机去,机票我搞定。”谈翔还是笑。  “我从来没样过,完全没有准备的出去。”  “所以更要尝试一下啊。”谈翔笑。他总是笑着,仿佛永远不会悲伤。仿佛任何事情在他看来都不算什么。  苏诺喜欢他的自信,所以义无反顾的和他走。      “苏诺,你已经洗很久了,你没事吧。“白小虎敲浴室的门。  “恩。“苏诺关上了水,抽过了浴巾,”不要停止唱歌。“  白小虎是后来知道的,自从那件事以后,苏诺就很怕水了。开始的那几天,去任何有水的地方都是要人陪的。白小虎于是又开始唱起了歌。我会不会唱的很难听?白小虎红着脸想。还有什么歌是求爱的?白小虎一边唱一边想,他几乎把他听过的求爱的歌都唱了一遍。苏诺再不出来就要单曲循环了。  苏诺从浴室走出来,状态明显变好了很多,白小虎看了不禁咧开嘴笑。苏诺不愧是美女,都折腾成这样了,洗一洗就变回来了。但是还是瘦。白小虎看见她变的宽大的衣服,转而皱起了眉头。  “你需要人照顾。“白小虎说。  苏诺看了看他,不说话,低头收拾起房间。  “我来。”白小虎很殷勤。  苏诺还是不说话,低头收拾着。白小虎也没奢望她能回应自己,于是自顾自得动起手来。  “白小虎。”苏诺停住,头发垂下来遮住了她的表情,她说,“你以后,不要来打扰我了。”    从来没有人,能让苏诺和他相处时觉得那么的不真实。显然谈翔是到过云南的,他很有计划的带苏诺走着一个一个景点,和苏诺拍着照。几乎没有认错路。  “为什么要在这拍?一定要摆这个姿势吗?“苏诺可不觉得自己适合站在石头上伸出舌头装可爱。  “你这样很漂亮。“谈翔举着照相机笑。  “谈翔,为什么你在见我的天就向我表白啊。“虽然已经交往了快半年,苏诺还是有疑问。  “那你为什么就答应看呢?”  苏诺想了想:“我开始对你印象挺好的,就说将就下吧,但是越和你相处就越喜欢你了,你呢?”  “我也不知道,我只觉得我很熟悉你,好像我们前世就认识了一样。“谈翔说。  “你以为我们是贾宝玉和林黛玉,一见面就似是故人来?”  “我不像贾宝玉对谁都好,你也不许像林黛玉一样多病。”谈翔严肃道。  苏诺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她不理解他,但是他严肃起来很有气场,一下子便吓的苏诺不敢说话,只是不停的点头。  “但是我对你真的是似是故人来,你要健健康康的活到一百岁,即使你老了,我还是会专一的对待你这个老太婆。”谈翔又开始嬉皮笑脸。  苏诺觉得他像一个谜,她猜不透。他就这样毫无征兆的闯进了自己的生活,然后变成了自己亲密的人。  到了晚上,谈翔站在一家叫“寻”旅社前,看了很久,然后对苏诺笑:“我们住这吧。“他亲昵的摸了摸苏诺的头。苏诺听见他叹了口气。她转头不解的看他,只看到谈翔招牌的笑容。听错了吗?  因为次一个人出来,谈翔并不放心苏诺一个人住,开的是标间,自从进门后,苏诺就一直心惊胆战,谈翔却仿佛和没事一样。  “我想,还是开两间吧。“苏诺坐在另外一张床上小心翼翼的说。  “不行,我不放心。“谈翔想也没想就说道。  “可是和你睡我更不放心。“苏诺喊。  “你并不是和我睡啊,这有两张床,你睡你的床,我睡我的床。“  “可是在同一个房间。“  谈翔坐了起来,很认真的看着苏诺:“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绑住我的手脚,但是我不会同意让你一个人睡,因为我能管住自己,但是管不住别人。而我,不希望你有任何意外。”  在前面就提到过的,谈翔严肃起来周身有不寻常的气场,苏诺被他镇住了。  “哦。“她应道。  “但是,我可以吻你吗?“谈翔凑近问道,却笑的纯真极了。      自从说了那句话,白小虎愤然离开以后,他便有段时间没有来找苏诺了。苏诺是希望这样的,她想一个人安静的生活,就像现在这样。一个人上课,一个人自习,寂寞的时候听听歌,看看书,或者看着窗外发呆。  这时候已经是快到冬天了。天气连续几天都是阴霾的,云层很厚,其间能隐隐的看到太阳的影子,但是阳光始终穿不透。这比看不到阳光更让人觉得窒息。苏诺觉得这就像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她明明是能感觉到阳光的,但是她却触摸不到。好像被什么东西,给隔住了。  白小虎有时候在路上能遇见苏诺,但是苏诺都是冷冷的表情,这种表情让白小虎望而却步。他几乎每天都会看看苏诺有没有好好上课,他害怕她再像上次那样,一个礼拜都不去上课,呆在自己租的房子里,把自己折腾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这一次,白小虎无数次路过苏诺上课的教室时,都没发现苏诺在。“白哥哥,你来了。”苏诺班上的女生和白小虎打招呼。白小虎应着,他对女孩的殷勤免疫力很强。要不在过去的二十二年中会无数次中丘比特的子弹。白小虎本来想问她有没有见过苏诺,但是转而一想,还是不问的好,否则苏诺知道了又不知道会说出什么伤人的话。  “我并不会在那样了,你知道的,上次是因为他的生日。”苏诺站在白小虎身后说,“你不用这么担心我。”  白小虎冷汗直直的往下掉。她看到自己路过了吗?白小虎叹气:“知道我担心就好,苏诺,这个世界上,除下谈翔,还有很多关心你的人……”  “不要再说了。”苏诺打断了他,走进了教室。  “为什么我不行?“  “因为你不是他。“  “其实你越这样我越喜欢你,乖乖去上课吧。”白小虎说完便离开了。  苏诺呆在原地,谈翔也说过类似的话。      苏诺醒来的时候看了看窗外,还早。身边有个男生,总是睡的不踏实。苏诺警惕的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还好,穿着的,然后又转头看看谈翔,还好,还是睡着的。不知道他睡着了会是什么样子。苏诺在刷牙的时候想,可是偷看人睡觉总是不好吧。但是看一下下又不要紧。于是苏诺蹑手蹑脚的往谈翔床边挪。  谈翔很安静的睡着。并没有好好看过他,现在看着,其实还挺好看的嘛,算个美男。苏诺笑。难道老天真的砸了个馅饼给我?  “你在笑什么?“谈翔突然醒了。  苏诺吓到了:“没,没什么。你怎么突然醒了?“  “哦,我睡的浅。“谈翔挠挠头,”现在几点了?“  “不知道,应该挺早的吧。“  “那你再去睡会。“  “不要,我睡饱了。”  “那陪我睡会。“谈翔躺在床上朝苏诺媚笑,然后露出结实的大小腿,”大爷,来嘛。“  “完全没有诱惑力。“苏诺耸耸肩往洗漱间走去。  “看你往哪跑。“谈翔一把抱过苏诺,往床上拉。  苏诺惊叫。  “再叫就吻你了。”谈翔恶狠狠的说。  效果惊人,苏诺马上闭嘴。  谈翔搂着苏诺得意的笑:“陪我睡会,我一定坐怀不乱。”  苏诺很乖得躺在他胸口,因为睡衣很薄,两个人黏在一起让她觉得很尴尬,她几乎是僵直的躺着的。  “傻丫头,别紧张,我是你男朋友。”谈翔感觉到了苏诺的僵硬。  “听了你这句话,我更紧张了,好像那句,小妹妹不要怕,哥哥不是好人。“  谈翔很无奈的看了苏诺一眼,他松开手,往旁边靠了靠,给苏诺挪出了安全的位置:“其实你越紧张我越放心,乖乖再睡会。”    圣诞节到了,白小虎决定再一次表白,他边挑花边叹气,都表白这么多次了,苏诺对我的表白估计就像一日三餐那样吧,觉得理所当然毫无新意。哎,白小虎啊白小虎,你不是自诩少女杀手么,怎么现在败下阵来?真是一物降一物。  次遇见苏诺是在租的公寓大门口,学校旁边有专门的几栋公寓是租给住不惯寝室的大学生住的,虽然租金昂贵,但是的确有不少学生愿意花这个钱,求一方净土。特别是情侣。苏诺和白小虎属于极少数单独住的人群。苏诺当时喝的烂醉,没有支撑物简直不能站起身来,周围的人唯恐避之不及。白小虎看着实在揪心,他从小就是个纯良的孩子。  “你住哪,我背你上去吧。”白小虎问苏诺。  苏诺抬起头看白小虎:“谈翔?”  谈翔?白小虎懂了,又一个为情所伤的孩子。“我不是谈翔,我叫白小虎,你家住哪,我送你上去。”白小虎很耐心。  “你就是谈翔,为什么说自己不是呢。”苏诺抱住白小虎,“我好想你啊。谈翔,我好想你啊!”苏诺一会笑一会哭。“谈翔,我们回家吧,今天我让你送我上楼,你别走。我们回家。”苏诺拽白小虎。白小虎不知道她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  很温馨的小女生房间,一切都以白色粉色为主色调。真漂亮。白小虎感叹。“这是你自己设计的么?”白小虎问她。  苏诺已经神志不清了,但是她的手一直紧紧的拽着白小虎。谈翔。她一遍一遍的喊。白小虎简直想看看她口中所念叨的谈翔,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男生,让她如此念念不忘,还这样借酒消愁。  他看见了,客厅正中央就挂着两个人的合照。白小虎认识这个地方,就是在本校湖边的草坪上,那时候应该是春末夏初,广玉兰开的灿烂,两个人依偎着,男的高大英俊,女的柔美娇小。一对璧人。白小虎感慨。他走近看,这应该是谈翔吧。他想着。白小虎细细的看着,果真是个美男子,被人错认作他,不亏。客厅挂着很多照片,他们或站或蹲或躺。但不变的是,那男生对女生的怜爱,让白小虎这个外人都能感受到他的爱。他很爱她,白小虎断言,但是为什么要离开她,让她变成现在这样?  白小虎把苏诺扶上床,然后准备离开,苏诺却不许,一双手牢牢的抓着白小虎。白小虎到现在都时常回忆那个夜晚,如果苏诺能一直这么依赖自己能有多好。可是只有那么一晚。也许苏诺不知道,自己喝醉了酒有多么可爱。她拉着白小虎的手,不停的笑,媚眼如丝。白小虎看了心惊胆战,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毕竟房间只有两个人,毕竟躺在床上的是个美女,而且还是个喝醉了的美女!  她说:“谈翔,你离开这么久,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白小虎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个谈翔。可是他不是,他坐在床边听着苏诺说话。   共 710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有效预防男性早泄的十大攻略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专治癫痫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