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马店信息港

当前位置:

【荒原】《庭前幽草柳城待春茵》之二九消寒(古韵)“毕业”

2020/03/28 来源:驻马店信息港

导读

摘要:秋实刚从豆角架下挪出身儿来,那条黑狗就听见了响动,随着“汪”的一声叫唤,身子就从狗窝里窜了出来。秋实定定心神,从兜里掏出来一个晚上吃剩

摘要:秋实刚从豆角架下挪出身儿来,那条黑狗就听见了响动,随着“汪”的一声叫唤,身子就从狗窝里窜了出来。秋实定定心神,从兜里掏出来一个晚上吃剩下的肉包子(那是他临出家门儿时,顺手从橱柜上的盘子里抓了三个,没想到还就派上了用场)。他把手里的肉包子向正四下里张望着的那条黑狗甩了过去,尽管这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可狗眼好使,身子一窜,就朝那团白乎乎的包子叼住了,一吞一咽,香喷喷的肉包子就把嗓子眼儿给堵上了……也许是从来没有品尝过如此美味的吃食,那条黑狗寻着香味朝秋实的匿身处溜达了过来,就在它离秋实还不到两丈远的时候,秋实手里的第二个包子被他使劲儿地向小屋的西边甩了出去,嘴馋的黑狗来不及思想,往起一窜,顺着包子划出的弧线执意地搜寻去了…… 农民作家秋实,近两年在各级文学刊物上发表了几十篇小说新作,其中,以当前农村现实生活为题材的两部中篇,还在一定范围内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
最近这段时间,秋实正在构思一部反映当年知青生活为题材的长篇小说。当他写到主人公“耗子”,耐不住清苦的农村生活,偷吃老乡家下蛋母鸡这个情节时,不论他怎样挖空心思地杜撰,却总也把握不好“耗子”偷鸡时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心理状态,特别是对“耗子”作案全过程的具体描述,稿纸被团巴了一地,无论如何也不能使自己满意……苦思良久,他猛地一拍自己的脑门儿,灵光乍现般做出了一个决定:领袖说过,要知梨子的滋味儿,就得亲口尝一尝,他决心蹈一回“耗子”的前辙,去亲身体验体验这“作贼”到底是啥样的滋味儿。
墙上的挂钟“当……当”敲过了十二响,东屋那边,累了一天的老婆翠莲早已经发出了熟睡时才有的鼾声。秋实放下手里的纸笔,开始装扮起自己来:打开衣柜门儿,他轻手轻脚地翻出了过去常穿在身上的那身儿蓝晴纶运动衣。这件好久都没有上身儿了的晴纶运动衣,前胸后背破了好几个大洞,老婆在收拾衣柜时,好几次要把它撕了当搌布用,秋实都没舍得让她撕。他告诉老婆说,它是文物,这是他攒了半年的出车补助,从牙缝里剔出来的钱托北京知青从城里买回来的,看到它,就让他回想起了那段难忘的历史。还有被他蹬在了脚上的那双顶出了大拇指头的白网鞋,那是住在他们家的女知青刘小丹偷偷送给他的。后来,别的知青都返城了,刘小丹却要扎根农村干一辈子革命。后来,要不是她爹妈下来死说活戗地把她拽回了城里,如今,和他睡在一铺炕上的也许就不是现在的老婆李翠莲了。为这件事,他刻骨铭心地难受了好多天。现在,从具有历史意义的它们身上,秋实似乎又找回了当年的感觉了,就连身上的血流似乎也狂躁急促了起来。他抓起桌上的手电筒,去厢房拿了一条尼龙编织袋,轻拉街门,蔫不悄动地溜了出去。
秋实这是被自己的笔头子逼得实在没了办法,这才琢磨出了这么个心血来潮的馊着儿。由于他的脑子里没有事先策划好的做案目标,所以在路线的选择上也是盲人骑瞎马似的漫无目的瞎溜达。黢黑的乡村夏夜伸手不见五指,可心虚的秋实不敢揿亮手里的电筒,他在野外的沟边道坎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一边走,一边还在搅尽脑汁儿地琢磨着做案地点。走着……想着,想着……走着,一双脚就朝村东头儿的大运河方向走来……
紧邻运河西岸,有一块不到两亩的菜园子。自打有了土地到户的政策,村委会就把生产队的菜园子转包给了村里种了一辈子菜的富财老汉。在菜园子边儿上,有两间土坯砌成的小屋。自从富财老汉承包了这片菜园子,就和老伴儿搬到这两间小屋中来了,一来满园子的瓜果蔬菜怕人糟蹋贼偷得照眼儿看护,二来也省去了和过继儿子这两口儿抬杠拌嘴的不愉快。以菜园子为家的富财老汉,先是用拣来的砖头瓦块儿在紧贴房山的地方砌了个鸡窝,然后履着东山墙的前后檐用树枝子围了一圈儿篱笆,里面养了十几只毛色不等的下蛋的老母鸡。
经过一番紧张的思索和寻觅之后,秋实最后把富财老汉的鸡窝定为了他此次行动的目标。
秋实之所以看好富财老汉,原因是这样的:一是他经常到富财老汉的小屋来串门儿,与古道热肠的这老两口儿挺谈得来,他还从富财老汉那里了解到许多和大运河从前的事情,给他的创作提供了不少有益的素材。二是地形熟,与运河毗邻的菜园子,孤零零的两间土房没有院墙圈着,自然省去了翻墙入户的艰辛,如果把腿脚崴了不被人逮着还好说,一旦要是这假戏演砸了成了“贼”的既定事实,那他就百口莫辩了。三是那用砖头码成的鸡窝在东山墙根儿,人在窗眼儿里看不到,不易被发现不说,一旦有了动静,也容易隐蔽逃走。加之用来堵鸡窝门儿的是一块方砖,根本不用别、撬之类的费劲儿鼓捣。基于这诸多的有利因素,秋实才把作案的目标最后锁定在了这里。
秋实是从村后绕小路去的村东那片菜园子的。他先是轻手轻脚地把自己隐在了一蓬豆角架的后面,透过豆角秧下端叶子间的缝隙,他看到,在不远处的两间小土房里没有一丝的光亮,还隐约听到了一重一轻的鼾声在此起彼伏地奏响着。饶是如此,没有过此等经历的秋实还是紧张得不行,静谧的夏夜,胸膛里打鼓似的心跳声能传出去老远……
在两间小屋的窗根儿下是一个简陋的狗窝。平时串门来时,他看到过经常跟在富财老汉屁股后头转的一条半大黑狗,那狗挺温顺的,加上和他是个半熟脸儿,所以就没把它当回事。
秋实刚从豆角架下挪出身儿来,那条黑狗就听见了响动,随着“汪”的一声叫唤,身子就从狗窝里窜了出来。秋实定定心神,从兜里掏出来一个晚上吃剩下的肉包子(那是他临出家门儿时,顺手从橱柜上的盘子里抓了三个,没想到还就派上了用场)。他把手里的肉包子向正四下里张望着的那条黑狗甩了过去,尽管这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可狗眼好使,身子一窜,就朝那团白乎乎的包子叼住了,一吞一咽,香喷喷的肉包子就把嗓子眼儿给堵上了……也许是从来没有品尝过如此美味的吃食,那条黑狗寻着香味朝秋实的匿身处溜达了过来,就在它离秋实还不到两丈远的时候,秋实手里的第二个包子被他使劲儿地向小屋的西边甩了出去,嘴馋的黑狗来不及思想,往起一窜,顺着包子划出的弧线执意地搜寻去了……
秋实挺起了身子,迅速向鸡窝的位置摸了过来,凭借着微弱的星光,身子匍匐在了挡在鸡窝门儿的方砖上……
万籁俱寂的乡村夜晚,四野里静得可以听到自己眨眼的声音。秋实把砰嗵乱跳的心稳了稳,两手悄悄地伸向了那块沉重的方砖,就在他把方砖抓在手里准备搬开的节骨眼儿上,从小屋里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哎哟”叫唤声,吓得秋实的心里机灵灵地打了一个冷战,手一抖,挡在鸡窝门口儿上的方砖倒了……
直到这会儿,秋实的心里才真有些后悔。这深更半夜的不好好在家睡觉,没事儿跑这儿来抽什么羊角疯啊?……他暗自心语:“算了,不偷了!”想到这儿,他刚一缩脖子要往回褪,跑出去的黑狗吃完包子又踅回来了。可能是那俩包子的贿赂产生了效应,已然发现了秋实的它不但没有吱声,一边嗅着,一边向他的跟前儿蹭了过来。秋实摸不准这黑狗的脾气,他一伸手,从兜里把最后一个包掏了出来,他把手里的包子给蹭到了近前儿的黑狗看了看,然后往远处一扔,那黑狗果然箭似的又向包子飞出的方向追了出去……这时的秋实才算弄明白,没有超常胆量的人是作不了贼的。
他侧耳听听,小屋里没有了动静。他猜测,人老不讲筋骨为能,富财老汉准是白天干活累着了,六十多岁的他难受的在撒臆症。这么想着,心里就塌实了些,“继续作案”的念头又冒了上来。
他侧着身子,把一只手伸到了鸡窝里面,四下里划拉了一下,十几只鸡都缩到窝角儿里去了。他把手又使劲儿地往里探了探,这回抓住了一只鸡的鸡腿,谁知他往外一拽,那只鸡可就不干了,“嘎——”地一声大叫了起来……深夜里,一只鸡叫,满窝的鸡就跟着起哄。刹时,一群鸡“嘎嘎嘎”的叫声打碎了夜的宁静,脑袋贴在鸡窝门儿上的秋实傻眼了……
就在这时,屋里的电灯亮了起来,先是富财老汉高喊了一声“谁!”紧接着,就是富财老伴儿轰赶什么的“啾啾”声,随即,屋里就有了下炕穿鞋的声音。
秋实被当时的情景吓懵了,他攥住那只鸡腿就往窝外拽,那鸡边玩儿命的扑腾,边儿扯足了嗓子喊叫。秋实一急,一把就把拉到鸡窝口的那只鸡脖子给掐住了……这时,开门的声音传了过来,慌乱得如热锅上蚂蚁的秋实顾不得把鸡装进袋子,俩手抱住就往河边儿的方向跑,正跑着,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个前栽就摔了出去……等他爬起身子再跑时,脚上的一只球鞋不知甩到哪儿去了,连抱在怀里的那只鸡也不扑腾了,被他压出的鸡屎热乎乎地滋了他满脸一身……
回头瞅瞅,幸好身后没人追过来,秋实定了定慌乱狂跳的心神,低头看着怀里的死鸡,他又愁了:本来是想体验一下作个小贼的心里感受,可没想到会弄得如此狼狈。
他想,这鸡是没法儿还回去了,他也没脸儿去向人家解释,你说你是在体验生活,谁知道从前别人家丢失的猪、羊什么的是不是你偷的?有些事情,如果你不去解释还好些,有时,你越是想把事情说清楚,反而是越描越黑越脱不了干系。
“怎么办?一只鸡是小事,大不了赔人家点儿钱就了事了,可这人咱跟着丢不起呀?”蹲在河边的秋实在心里诘问着自己,情绪也懊丧极了。
不知什么时候,那只黑狗蹲在离秋实丈许远的地方全无恶意地盯着这个“偷鸡贼”。看着看着,秋实反到笑了:真没想到,三个肉包子交了一个狗朋友。假使它今天要是追在后面扑咬自己,还不定会出什么洋相呢?想到这儿,秋实拍拍身上的土从地上站了起来,抡起来狠劲儿地一甩,那只死鸡便从他的手上飞了出去——咕咚一声,死鸡便落进了泛着阵阵臭味的运河里了……
第三天的大清早,富财老汉的老伴儿出来撒鸡时,在鸡窝上发现了用一块砖头压着的纸包儿,打开一瞧,里面包着20块钱。诧异着的老伴儿把写着字的纸条递给了身后的老头子,富财老汉接过来,随口念出了声:“鸡钱——学费!”
2002年7月25日初稿
2014年1月15日改毕

共 55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妙趣横生的接地气的小说,描述的是一位农民作家秋实,为了笔下人物传神而冒险做了一把偷鸡贼的有趣的事。小说语言生动诙谐,唯妙维肖地刻画了人物的心理活动——不是贼,只为体验生活而为一个贼的那些机灵与笨拙,以及害怕主人真把自己当贼而有口难辨的心思,令人忍俊不禁。艺术来源于生活,运河老师一系列乡息浓郁的作品都有着极深厚的生活底子,不过本按者严肃地揣测,运河老师一定是拿自家的鸡实验来着,不作为破偷鸡案的证据。问好运河老师!【编辑:雪飞】
1 楼 文友: 2014-02-21 22:47:55 编这个按时我努力地想鸡咋叫的,感觉有点像鸭子叫呢?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2-24 07:44:01 谢谢雪飞,辛苦啦!周一快乐!
2 楼 文友: 2014-02-21 22:49: 4 哈哈,看这篇小说是我最愉快的事!问好运河老师!
 楼 文友: 2014-02-22 04:42:27 感谢老师佳作,带给大家欢乐。江山荒原笑声,蓝天鸽哨相和。 爱诗,爱文学;正直善良,敢说敢当。信奉但丁名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回复  楼 文友: 2014-02-24 07:44:4 问候凌波,周一快乐!
4 楼 文友: 2014-02-22 07:41:51 还晴纶衣服,真的很乡土,呵呵
回复4 楼 文友: 2014-02-24 07:45:41 这是八十年代的事情,晴纶衣服那时还挺时髦饿呢。问候兄弟!
5 楼 文友: 2014-02-22 07:50:05 经历,那是极好的写作素材,真难为秋实了,他应该叫 求实
回复5 楼 文友: 2014-02-24 07:46:11 兄弟说的对。
6 楼 文友: 2014-02-22 09:22: 0 大哥的这个短篇让人会心一笑的同时还能抓住点什么东西去思考。关于写作,关于生活,关于一些人生哲学亦或是别的什么。。。
很喜欢这样的小说呢。呵呵,问候大哥周末愉快! 俗世里的耕耘者,文学里的筑梦者。
7 楼 文友: 2014-02-22 10:10: 0 体验生活还做贼啊,看来秋实的确是发神经了。呵呵。 铁血胡杨
8 楼 文友: 2014-02-22 10:14:22 很喜欢大哥这篇小说、看的我忍俊不禁、呵呵。为了写作亲自体验做贼的行为可不可取哦、如果是写杀人呢、还真得杀个人?不过文中的秋实很可爱、最后还是想通了、不能做贼啊。这篇小说语言生动幽默、简短耐读、学习了。 静心,于浮世。(静小说微信号:jsx201505)
回复8 楼 文友: 2014-02-24 07:47:26 杜撰的一个小文,芊芊见笑。
9 楼 文友: 2014-02-22 17: 2:08 呵呵,这位小说家,为了求实,过于诚实了一点
回复9 楼 文友: 2014-02-24 07:47:40 问候思君!
10 楼 文友: 2014-02-24 00:0 :17 呵呵,大哥写得实在幽默,看来,缺乏生活味道的文字有缺憾,我也得学学体验不同的生活,改天学学哈
谢谢大哥轻松的文字! 于现实,留一个坚定行走的自己;于网络,放一个自由飞舞的自己。
回复10 楼 文友: 2014-02-24 07:48:08 问候星辰,周一快乐!乳房胀痛怎么了
大脑血管堵塞
增生性关节炎小秘方
吃湿毒清胶囊多久见效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