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马店信息港

当前位置:

全球捕捞数据失真引发学者争议a

2019/06/13 来源:驻马店信息港

导读

是谁遮蔽了世界渔业真相

是谁遮蔽了世界渔业真相 全球捕捞数据“失真”引发学者争议 尔渔业部查封了一艘俄罗斯渔船,并指控其在塞内加尔水域非法捕捞。该国政府成功从船主那里获得超过100万美元的罚款。在随后召开的发布会上,该部门引用了我们周围的海洋项目的数据。 Belhabib表示,两年前,人们可能说我们是局外人,是害群之马。但在与西非政府合作过后,她说:我认为这出现了变化。 目前,我们周围的海洋项目与大西洋沿岸非洲国家渔业合作联盟部长级会议达成了协议。目标之一是帮助非洲国家发展自己的捕捞数据重构能力,同时也呼吁成员国在同行评议期刊上发表自己的数据。 但并非所有人对该工作都如此积极。来自法国和塞内加尔的一组研究人员质疑了Belhabib分析使用的许多假设。该研究小组认为我们周围的海洋项目忽视了各种类型的渔业间存在的重要不同。作者推断称,相关重建工作产生了过高的评估结论,可能会带来不适当的管理建议。 捕捞冲突 对于这项工作,Pauly收到了大量褒奖,但也树敌颇多。他对海洋保护问题直言不讳,并喜欢对那些控制全球大量渔业生产的跨国公司指指点点。 Pauly寻找发展中国家真实捕捞量的部分动机是帮助这些国家控制自己的资源。他表示,大量批评来自那些认为他倒向了非政府环保组织怀抱的人。Pauly对鱼类种群数量下降的尖锐批评也让他身陷尖锐的斗争中,尤其是与美国华盛顿大学Ray Hilborn的论战。作为世界渔业研究领军人物之一,Hilborn完全不相信我们周围的海洋项目得出的数据。他们只是使用了某人的意见。我认为他们只是在风中撒尿。 华盛顿大学的另一位渔业科学家Trevor Branch则更加乐观。他表示,捕捞数据是至关重要的,Pauly等人的重建工作非常有价值。但Branch还认为,在缺乏一个给定海洋物种丰度信息的情况下,不能只使用捕捞数据评估渔业现状。 但Pauly认为,捕捞数据是许多鱼类的消息来源。实际丰度数据的收集价格昂贵且耗费时间,因此捕捞数据不得不用来评估某些物种的现状。 这一争论分裂了渔业界。但没有人能否认Pauly的影响。加拿大戴尔豪斯大学渔业研究者Boris Worm是为数不多的与Hilborn和我们周围的海洋项目成员都合作发表过论文的人之一。他使用我们周围的海洋项目和其他来源的数据估算了全球鲨鱼的死亡率,结果显示,全球鲨鱼捕捞量是FAO记录的3~4倍。 尽管存在争议,Pauly似乎并不苦恼。实际上,他的态度让人们觉得似乎没有什么能折磨他。他的生活让他走遍全世界,并让他确定自己在做什么和为什么这样做。(张章) 欧洲脑研究计划面临巨变 人脑计划(HBP)将听从批评者、评审者和调停者的意见。近日,在法国巴黎召开的一次会议上,该耗资10亿欧元的项目的理事会批准了调解委员会提出的一系列改革建议,这将对HBP的管理和研究规划进行改革。 这个饱受批评的项目欢迎变革。我们很高兴理事会能采纳这些建议。调解委员会成员、英国伦敦大学学院计算神经学家Peter Dayan说。去年,他与数百位研究人员发表公开信,要求对HBP进行改革。 相关报告承认对HBP的现有批评是正确的。报告提到,该委员会主要支持和强调了科学界有关该项目的目的、科学方法、管理和管理事务等方面的部分批评。 调解委员会表示,目前由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管理的HBP,应该由新的国际实体运营。HBP 发布的一份通告称:在向该目标迈进的个坚实的步伐中,理事会建立了一个由前任和现任国际科学组织领导组成的管理事务委员会。(它们包括欧洲核子研究中心、欧洲空间局和欧洲分子生物学研究室。) 该委员会还对如何更好地关注HBP科学项目优先顺序和采取更透明的管理以降低利益冲突提出了建议,并且它提到认知神经学的一个子项目实际上应该是被加强了。理事会主席、EPFL教务长Philippe Gillet表示,HBP全体一致同意了这些建议。 Gillet说,理事会会议上没有紧张气氛。所有事情都进行得很顺利。Gillet强调,一个如此大型的项目在进展过程中进行改造并非不同寻常,HBP已经开始了改革。这些建议对我们非常有用。他说。 有点讨厌。该项目激进的批评者之一、葡萄牙神经系统学家Zachary Mainen说,他们正试着将一份措辞严厉的报告的影响小化。当然他们承认犯了错误并将采取非常不同的路线是好的。 虽然Mainen对这样的结果感到高兴,但他也表示,问题是改革将如何进行。我们将知道他们是否真的严肃对待这件事。(张章)

过敏性紫癜
美白
杭州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