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马店信息港

当前位置:

思路小说范进他丈人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驻马店信息港

导读

“你问老子系边个(是谁)?我就是范进他丈人!哈哈哈哈哈……”  一听到这么大串的爽朗笑声,再加上“范进他丈人”这句,镇上任何人就晓得是谁在说

“你问老子系边个(是谁)?我就是范进他丈人!哈哈哈哈哈……”  一听到这么大串的爽朗笑声,再加上“范进他丈人”这句,镇上任何人就晓得是谁在说话了——“杀猪佬”老赵。  “杀猪佬”是本地方言,换成书面语或普通话,就是“屠户”。在古典小说《儒林外史》中,“范进他丈人”就是个“屠户”。可是,老赵他一个杀猪的,大字也认不得几个,怎么就知道《儒林外史》,还认识范进他丈人呢?嗐!这都是因为本镇中学里的那个赵副校长。  说起来也真是奇怪。赵副校长在本地是个大知识分子,据说中学里有关教学的事务是他一手揽的,可他偏偏与杀猪的老赵是朋友,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交情。赵副校长平日很难有什么空暇,但凡有点空,就喜欢到屠户家里来坐坐,聊聊天。  杀猪的老赵就从赵副校长那儿捡到了不少东西。什么“百家姓”啦,“宋太祖赵匡胤”啦。连赵匡胤都知道了,认识范进他丈人还能是什么难事?  杀猪的老赵很看重赵副校长这个朋友。“校长下交我这个粗人,我还有什么说的?”老赵有时会拍着他那厚实的胸脯对别人说,“我跟他,五百年前是一家!”所以,他在杀了猪以后,必定挑出一些新鲜精肉或下水,留给赵副校长来拿,或者吩咐儿子送到中学去。  赵副校长爱吃新鲜猪杂是真的,但他是个秀才犟脾气,一定要按价付钱。还说:“你不收,我就不再到你那儿去了!”这下杀猪的老赵慌了,“这个,别别别!别别别!”只好收下该收的钱。下次杀猪,他还是细细地挑出一些新鲜精肉或下水,留给赵副校长。  杀猪的老赵每个墟日天没亮就得杀猪。他大声地吆喝两个儿子起床。他那儿早已脱了上衣,光着膀子。明亮的电灯照见,他是个高个子,并非很壮,但浑身上下很结实,露出胸膛、臂膀的肌肉腱子,目光炯炯,很有些黑旋风赤膊上阵的杀气。两个儿子也学他的样,光着上身,免得等会儿弄脏衣服。  父子三人搭手搭脚,从猪栏里拖出那头早就圈好待宰的肉猪,强行将它捆绑在一张长木凳上,抬到院子里。在这个过程中,肉猪挣扎着发出尖厉的嚎叫声,传遍了四邻,人们就知道老赵家又在杀猪了。  老赵抓着锋利的尖刀,马步靠近猪头,朝它的脖子猛地用力一刀捅进去,那刀子几乎直没及柄,只听那头肉猪闷哼了一声;他将刀子往外一拔,随着猪叫声,刀口处射出一条血箭,大儿子早已将一个盛着盐水的木盆等着猪血。小儿子已拎来他母亲烧沸的一桶开水。老赵放下刀子,与大儿子一起将断气的猪解开绳索,甩在地上。  此时就见出老赵的真本事来了。他用另一把小刀,剔开猪颈部一个小口,放下刀子后,缩起自己的下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两手分别拽着猪颈部外皮,嘴巴对准那个小口,将全身的力气吹灌进去。接着,换一口气再吹……这就神了!只见那头软耷耷的肉猪竟然一鼓一鼓地膨胀起来,膨大得就像一只吹胀的气球。老赵用绳子将那个小口系紧了不让它漏气,有点脱力地站起身来——他这样吹气使得猪身鼓胀,是为了方便刮净猪毛。于是,他坐在长凳上歇息片刻,嘴里指挥着两个儿子:一个用勺子舀起开水,遍淋猪身;另一个用半月形的弯刀,刮净猪毛。两人一边刮一边用开水冲洗,将猪身刮得白光光的。  老赵喘过了气,立即重新操刀。用好几把不同长短和形状的刀——将肉猪开膛破肚,挖出内脏,分清下水,割开肉板,剔出骨头。他的手势迅速娴熟,手握的刀子就像几种鱼儿游在水中那么自由自在,比庖丁宰牛差不到哪去,简直就是一门艺术!难怪镇子内外的屠户一说起杀猪,他老赵要是认了第二,就没人敢称。  把所有的猪肉、猪杂收拾妥当,自然还得拿到食品站去检验,盖上红章,就可以批发或出售了。这些自有儿子们去干,不必老赵操心。可他还是不忘叮嘱儿子:“记得留住的块件!回头给校长送去!”  街坊们都晓得老赵胆粗,要不是这样,怎干得了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行当!然而,人们真正领略他“胆粗”的光景,却不是在屠宰场上,而是在另外的场合——  那年,赵副校长倒了大霉,说是什么“学术权威”被揪了出来,挂黑牌、戴高帽,还被一伙臂箍红袖章的人拽到码头那儿,捋起他的裤腿,逼他在烈日底下跪玻璃。豆大的汗珠从他瘦削的脸上雨一般流淌下来,两只膝盖被碎玻璃扎得鲜血淋漓……  这时候,别人尽管都怜悯赵副校长,可是谁敢靠近他呀!不!有人就敢!只见有个人像旋风一般腾腾腾地大步走来,猛一把拉起跪在地上的赵副校长,将那些碎玻璃踢得满街乱飞,让那些臂箍红袖章的人都傻了眼。那些人不认得这条莽汉子,大声斥问:“你系边个(你是谁)?”  “你问老子系边个(是谁)?我就是范进他丈人!哈哈哈哈哈……”杀猪的老赵发出大串的笑声,爽朗,豪迈,也带着激愤。  那些人看他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腰间还别着一把白晃晃怪吓人的杀猪刀,一时还真不敢把他怎么滴。  后来,杀猪的老赵因此惹来了麻烦,还被“斗争”过。可是,他出身本就贫穷,他怕个鸟!“老子就是范进他丈人!哈哈哈哈哈……”他还敢笑!  又后来,劫后余生的赵副校长但凡空暇时,依然常到杀猪的老赵家坐坐,聊聊天,当然也买点新鲜猪杂。有人曾问过赵副校长,为何与杀猪的交上了好友?这时候,赵副校长就会很感慨地说——  “我早就说过,真正的义士好汉,往往就藏在那些贩夫走卒、平民百姓之中啊!”     共 205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八种不同癫痫病类型的特点讲述
标签

上一页:空境

下一页:呐喊17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