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马店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魔童之天外陨石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驻马店信息港

导读

《魔童之天外陨石》  我是一段不幸婚姻的。父亲是个神秘的科学家,从我出生时起,他就带着科学的严肃与冷漠,笑容从未从他的脸上显现过,至少

《魔童之天外陨石》  我是一段不幸婚姻的。父亲是个神秘的科学家,从我出生时起,他就带着科学的严肃与冷漠,笑容从未从他的脸上显现过,至少我没有看到过。母亲好像不是这个家庭的一份子,而是一个佣人。和我沟通的是我爸爸的助理,名字叫莫森,是个美国人。他们所研究的,我从来都不关心。我渴望的就是,每当我生日的时候,爸爸会开心的对我说:宝贝,到爸爸的怀里来。这种温馨真是千金难买啊!这种待遇,十七年来我就享受过一次。那一次,我竟开心的哭了。母亲始终阴沉着脸,每天多说的话不超过五句。“该吃饭了。”“夜深了,早点休息吧!”而这两句几乎天天重复。有时,我真的怀疑母亲是个爸爸设计的机器人。在我五岁的时候,天降异象,一块奇特的天外陨石穿透房顶,不偏不倚,刚好落在正在分娩的母亲枕边。于此同时,母亲为我增添了一个小弟弟。爸爸欣喜地握着那个椭圆的,亮晶晶的有点微热的东西,眼睛里冒出一股杀人的气息。当他看到弟弟时,他的目光突然又温和了许多。  同样不幸的是,弟弟一出生就像死的一样,一直躺在爸爸为他设计好的床上。直到现在,我也不确定弟弟是否还活着。一个人的时候,爸爸会出奇的盯上弟弟一个多小时,直到母亲喊了一句:该吃饭了。然后爸爸机械性的回答说:好的,知道了。我想,如果我是一个男孩的话,爸爸肯定不会这样。因为我只有在爸爸观察弟弟的时候,才能从他脸上看到短暂的冷冷的笑。  我偷偷的走进了爸爸的实验室。里面没人,可能父亲在密室里和莫森商量什么事情吧!我的出发点很简单,就是看看弟弟。他长的真可爱,怪不得母亲说如果弟弟能长大的话,肯定可以迷倒一大群女孩子。他的小眼睛微微眯着,脸庞稍瘦,鼻子比较挺,睫毛短短的。他的皮肤真的可以用无暇两个字来形容。没有任何成长历程中留下的痕迹,他还是像刚出生的小天使一般。我情不自禁想要用手摸摸他的小脸,突然听到一声严厉的呵斥,我止住了。然后就是一张臭烘烘的脸摆在我面前。  “赶快出去!”爸爸的声音像魔鬼一般,我吓到了,哭着跑了出去。从那以后我开始对爸爸的研究产生了好奇。  晚饭的时候,爸爸依旧阴沉着脸,一句话也不说。我只是低着头吃饭,丝毫不敢瞧他一眼。这个父亲越来越让我恐惧。莫森是个比较开朗的老外,也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他是个生性幽默的人,喜欢跟我讲笑话。他正讲到爸爸的糗事时,爸爸吭了一声,他腼腆的笑了笑,不敢说下去了。  我曾经问过莫森,弟弟死了没有。莫森凑近我耳旁,小声说:“他是一个能长大的死人。”听到这以后,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我在爸爸的实验室里看到的弟弟,确实长高了,和一般同龄大的男孩差不多一样高。只是爸爸为什么不让我摸他的脸,可能就是怕我知道弟弟死了这个事实吧!我没敢把这事告诉妈妈,一是怕她害怕,二是怕她伤心。妈妈一直以为,爸爸在用尽毕生的聪明,将他的儿子救活。“死人真的可以救活吗?”我开始思索这个匪夷所思的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一直缠绕我十几年。那颗小石头哪儿去了?爸爸把它藏起来了吗?当我跟莫森单独相处的时候,我也问过这个问题,可是莫森死活不说。听他的意思是,他要是说的话,他也活不了了。  在我很小的时候,也就是弟弟降生没多久,总有一个小男孩骑着车在我家门前的马路上过。每次过的时候,他总是友善的冲我笑。无论刮风下雨,他好像从没有改变这个习惯。我小的时候,他也很小。当我长成一个姑娘时,他也变成了一个英俊的小伙子。从此,我也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到黄昏的时候,我就在门口等他。而他每次都不会失约。但是,他从没有和我说过一句,只是冲我笑,每次笑的都那么灿烂。我感觉我快要爱上他了,因为十九岁的我也到了憧憬爱情的年纪。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会想他,想他的笑,想他能骑着车带我出去玩该多好。  一次,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也是一个黄昏,爸爸一反常规的在夕阳下看报,我依旧坐在门口等我的心上人。当他路过的时候,爸爸向门口阴暗处瞟了一眼。这次,他没有笑,而是飞快的跑了。我很伤心,难道他不爱我了吗?我开始想入非非。这晚,我辗转反侧却怎么也睡不着。我一直在想着同一个问题,他为什么不对我笑了。我恨爸爸,他从不对我笑,还要剥夺外人对我笑的权利,这对我太残酷了。所以,我决定和爸爸对着干。他越是不想让我知道的东西,我偏要千方百计地打听清楚。  这次,我又偷偷的进入了爸爸的实验室。与以往不同的是,我提前跟莫森叔叔打了招呼,请求他多缠住爸爸一会,好让我有足够的时间看弟弟。  弟弟安然地躺在爸爸特制的冰床上,全身插满了管子。就像医院抢救病人的情景一模一样。弟弟依旧眯着眼,像睡着了一样。他长得真好看,和我的心上人有异曲同工之妙。我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他的脸,天啊,简直和冰一样。难道弟弟真的死了?我不禁落下了泪水,泪水刚好滴到弟弟的脸上,然后随着脸上的曲线,慢慢由眼角融入了他的眼球。天啊,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弟弟的眼睛睁开了,小嘴微微裂开,露出雪白的牙齿。他的眉毛竖了起来,脸绷得紧紧的,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这次不用爸爸赶,我惊慌失措地跑了出去。在客厅里,我差点把妈妈撞到。妈妈像假装没事的一样,继续做她的事情。  我很久都不敢闯入爸爸的实验室,也没敢把这事告诉任何人。  无聊而漫长的日子每天折磨着我年轻的生命,生活实在太索然无味了。我心动的男孩再也没出现过,他好像已经从我的生命中蒸发了。难道他只是一个幻象吗?让我相信一个幻象能日复一日的重复十四年,简直比让我相信明天就是世界末日还难。每天黄昏,我还是傻傻的等,明知没有结果,可我就不认命。我不相信他会这么绝情,我不相信再也看不到他的笑了。有时等得累了,我会打盹一会。但只要外面一有动静,我立马就会精神起来。不知等了多长时间,爸爸走过来,冰冷地对我说:“雪儿,不要再等了,他再也不会出现了。”  我的心突然也冰冷冰冷的,我活着的意义就此破灭了。  幸运总会给不幸的人带来转机,这天,我的生活又充满了阳光。因为爸爸对我温和的笑了,而且从未笑得这样温暖过。这是我失去心上人后获得的补偿。我总觉得这笑容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是我不敢妄加推测,因为这笑容实在太来之不易了。我怕一味的问东问西,爸爸会重新对我翻脸。  午饭后,爸爸温柔地对我说:“雪儿,想看这个吗?”  我差点惊讶的叫出来。爸爸手中拿的,不正是弟弟出生那天从天上掉下来的小石头吗?它真的很漂亮,椭圆形的,跟普通的鹅卵石差不多大。它的中心像是被人嵌入了一粒钻石,看上去亮晶晶的。我真的很喜欢这块小石头,难道爸爸会好心把他的宝贝送给我吗?  “宝贝,拿着它,一会你相见的人就会出现!”  我小心翼翼地接过它,放在嘴边吻了又吻。因为不久,我的心上人就会又出现了。  果然不出爸爸的所料,只不过一刻钟,那个骑车的男人又出现了。这次,他没有匆匆的路过,也没有对我笑,而是停在那儿,双目有神地望着我。我羞涩地笑了笑,然后疯狂跑了出去。  他握住我的手,亲切地说:“我带你走!“  他的手是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他的身上,我闻不到任何活人的气息。他就那么立在我面前,却给我一种无比温暖的感觉。我的心突然跳得很厉害,脸上烧烧的,难道这就是爱吗?他就是我十四年来一直的等待啊!他永远那么神秘,那么深藏不露,可能这就是我爱上他的原因吧!因为只有从他脸上,我才能看到无欲无求的微笑。他的笑已经掳走了我的一切。  我静静的坐在他的车上,像飞一般往前跑。我手中的那块小石子不停的闪,不停的亮,好像他会动。一眨眼的功夫,我们已到了无人的峰顶。  至于怎么上去的,我已经无暇去好奇了,因为他就是我生命中的奇迹。  “我给你讲一段小故事吧!”他温和地说。  我点了点头,温顺地依偎在他身旁。  “很多年以前,我顽皮的弟弟一不小心,从我的家乡降落到了这里。我是追随他的气息来到这儿的。不要惊奇,也不要害怕。我想跟你说,我不是人,确切地说,我不是你们这儿的人。  从我降到这个星球,我学会的句话就是笑,然后我破解了你们的语言,会用你们的话表达我自己的想法。  你很好奇我为什么总是从你的家门路过吧!因为我的弟弟就被你可恶的爸爸锁在里面。  直到近,我才弄明白你爸爸掳走我弟弟的真正目的。因为我弟弟身上蕴含着超强的能量,这种能量足以使一切事物产生超光一般的速度。据你们人类推算,一旦超过光速,人将能回到过去,也就是死人能活生生的出现在活人面前,一切将会重新开始。我只是不懂你爸爸的用意何在。”  我已经彻底惊呆了,我心中的王子竟然不是人。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顿时油然而生,我只能安安静静的听下去。  “然而,我弟弟不是那么容易操纵的。他从小就比较顽劣,一点也不安分。他的凶性一旦爆发,将会产生不可思议的迫害。相信五年前的灾难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突然记起来了。五年前,我们周围的人一夜之间全消失了影踪,至今杳无音讯。  “那我们附近的人都跑哪儿去了?”我打断他的话,怯怯地问道。  “或许,他们已经成为宇宙中看不到的尘埃了吧!就像水蒸发变成看不到的气体一样。”  “那我们一家人怎么安然无恙?”我还是止不住再问一次。  “那是你聪明的爸爸在你们家设置了屏障,所以你们才不会被喷射而出的旋流卷走。”  他说的话我一点也不懂。我的头突然疼的很厉害,一切仿佛是个梦一样。我真怕自己是在做梦。即使是做梦,我也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我们周围有房子,有树,有河流,为什么单单人不见了,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一点也不奇怪。一切都是设定好了的,就像磁铁只吸铁一样。所以这些旋流只吸收有血有肉的生物,并且非常具有局限性。你们人类是我见过的整个宇宙聪明的生物,你们叫做科学的东西已经严重阻挠了整个宇宙的和平运行。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的生存轨道,一旦打破这个轨道,一切将会发生逆转,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你们所谓的世界末日,只是你们人类的存亡,真正的世界末日比这要可怕的多。我的弟弟就是被你们发射的信号吸引到这儿来的。可是他的到来却给你们家带来极大的不幸,他不仅害死了你的弟弟,还有你的妈妈。”  “等等,先等等!”我大声呼叫道:“我的妈妈不是好好的吗?你为什么说她死了。”  我头疼的更加厉害,我确信我的梦快醒了。但在醒来前,我想听听他的见解。  “在我弟弟到来的那刻,你的妈妈已经死了。她现在只是按照你爸爸的程序在运动,连她说的话都是你爸爸编辑好的。你一直活在虚幻的世界里,你的身边每天都有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这次,我真的醒了,原来只是一个梦,怪不得会有那么稀奇古怪的想法。但是,我还是会想他,因为他在我的生命中是切切实实存在的,十几年的不期而遇就是的见证。  我醒来的时候是个阳光明媚的清晨。个叫醒我的是莫森叔叔,他告诉我我已经躺了一天一夜了。我伸了伸懒腰,还想再睡一会,可是突然听到妈妈的声音:“该吃饭了!”这句话妈妈重复了十四年,太稀松平常了。可是一想到昨天的梦,我顿时毛骨悚然。因为这么多年来,我从没见妈妈笑过,也从没见她摸过我的脸和手,她甚至比爸爸对我还冷漠。  我穿着拖鞋走了出去,在进入厨房的时候,我故意撞翻了妈妈的碗。可是妈妈一点生气的表情都没有,依旧僵直地蹲下去,将破碎的碗捡起,绕过我,扔进了垃圾桶。我突然委屈地哭了,我不该这样对妈妈的。爸爸不爱她,如果我也欺负她,妈妈会越来越难过的。我激动的握住妈妈的手,想跟她说好多话。可是我情不自禁把手迅速挣脱开了,因为妈妈的手真的像冰一样凉。为什么我之前没发现,还是我完全把妈妈忽视了。我既害怕又悲伤,我的人生又多了一道阴影。于是,我抱着莫森叔叔哭了很久。莫森叔叔的胸膛是暖的,我能感觉到他的心跳。  我越来越觉得活着真是一种受累,生活依然无味到一点希望都没有。  有一天,我家里突然多了好多人。没过两天,这些人全部消失了。  又过几天,我在密室门口听到爸爸和莫森叔叔在吵架。他们的谈话我听得一清二楚。  “博士,咱不能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不择手段。那些是活生生的人,不是动物,你不该拿他们做实验的。”  “他们是一些对生活充满绝望的人,能进入我的实验室应该是他们前世修来的福分。”  “我并不这样认为。你难道想让满世界充满雪儿妈妈那样冷血无情的人吗?”  “相信我,莫森,这些只是暂时的,有一天他们会感谢我的,因为我将带他们去一个我亲自创造的天堂,那里的一切都是永恒。” 共 942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结石的诊断检查
昆明医院专治癫痫
昆明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