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中国富豪特别报告三类问题富豪一览表

2018-12-03 14:45:04

中国富豪特别报告:三类问题富豪一览表

中国富豪特别报告:三类问题富豪一览表

中国富豪

三类

一、在狱中的(18人)  姓名  所在企业  判刑时间  罪名  判刑情况  牟其中  南德集团  2000年8月  信用证诈骗罪  终审无期徒刑; 已获减刑  吴志剑  政华集团  2003年4月  首次:合同诈骗罪、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第二次:非法经营罪  次:有期徒刑17年。第二次:保外就医后,审理之中  杨斌  欧亚农业  2003年7月  虚报注册资本罪、 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合同诈骗罪、 对单位行贿罪、 单位行贿罪、 伪造金融票证罪  有期徒刑18年  唐万新  德隆国际  2006年4月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  有期徒刑8年  黄宏生  创维公司  2006年7月  串谋盗窃罪、串谋诈骗罪等共四项罪  有期徒刑6年,已提前保释出狱  周益明  明伦集团  2006年12月  合同诈骗罪  终审无期徒刑  李松坚  明园集团  2007年9月  挪用公款罪、行贿罪  有期徒刑一年半  周正毅  农凯集团  2007年11月  首次:虚报注册资本罪、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 第二次:单位行贿罪、 对企业人员行贿罪、 行贿罪、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挪用资金罪。  次:有期徒刑3年;第二次:有期徒刑16年  周伟彬  金冠涂料  2007年12月  偷税罪  终审有期徒刑3年, 缓刑4年  罗忠福  福海集团  2008年8月  非法占用农地罪、滥伐林木罪  终审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  张良宾、张斌兄弟  四川立信  2008年10月  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  张良宾有期徒刑18年;张斌有期徒刑15年。已上诉  张文中  物美集团  2008年10月  个人诈骗罪、单位行贿罪、挪用资金罪  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8年,已上诉  郁国祥  新恒德置业  2008年11月  单位行贿罪  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顾雏军  格林柯尔  2009年4月  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和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挪用资金罪  终审有期徒刑10年  张荣坤  福禧投资  2009年4月  单位行贿罪、 对公司人员行贿罪、 操纵证券市场罪、 欺诈发行债券罪、 抽逃出资罪  终审判处有期徒刑19年  刘军  泰跃集团  2009年7月  单位行贿罪、变造金融票证罪、偷税罪  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4年,已上诉  刘根山  茂盛集团  2009年8月  抽逃注册资本金罪、挪用资金罪  有期徒刑8年  周小弟  周氏集团  2009年11月  故意伤害罪、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罪  有期徒刑14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罚金人民币3亿元  兰世立  东星集团  2010年4月  逃避追缴欠税罪  有期徒刑4年  黄光裕  鹏润投资  2010年8月  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单位行贿罪  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6亿人民币,没收部分财产2亿元  二、已出狱的(2人)  姓名  所在企业  判刑时间  罪名  判刑情况  黄宏生  创维公司  2006年7月  串谋盗窃罪、串谋诈骗罪等共四项罪  有期徒刑6年,已提前保释出狱  郁国祥  新恒德置业  2008年11月  单位行贿罪  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三、尚未宣判的(4人)  姓名  所在企业  排名/年份  情况  冯永明  光明集团  351/2005  尚未宣判  关国亮  东方集团  760/2007  尚未宣判  王福生  新富集团  351/2007  尚未宣判  颜立燕  达德投资  56/2006  尚未宣判  胡润百富榜的意义  “胡润百富榜”反映了中国经济的兴奋点  2000年,时任《中国企业家》主编的牛文文对“胡润百富榜”除了担心“资料获取不准”外,他还指出了另一个更严重的问题:“中国人不喜欢露富也不喜欢富人,做企业的人本来就艰难,富豪排行榜对他们不是什么好事,对中国社会进步恐怕也没什么好处。” 2000年9月,当我们把计算出的任正非的财富数字及相关信息传真到华为公司后,却收到了华为发的一张律师函,我们才明白牛文文的这番话。华为的这张律师函促成了“胡润百富榜”在中国媒体上用中文发布的决心,我们不能保证榜单100%准确,但我们能保证做到独立和客观。  在2000年之前,榜单只面对西方媒体。西方媒体不关心某个人,而是关心整个中国经济的趋势。1999年11月,美国的一本杂志刊登了“中国50富豪榜”,那期的封面构思巧妙:一个人物脸的两边风格迥异,一边是中国旧时的毛氏穿戴,另一边是拿着大哥大戴着金表的形象。这让西方媒体感到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并不是一句空话。  2000年11月7日,《南方周末》发表了“胡润百富榜”在中国的组文章。其中一篇题为《向所有靠勤劳和智慧合法致富的人致敬》的报道中有这么一段文字:“在面向市场经济的渐进式转型中,起点不规则和不公平已经成为一种基本存在。所以我们尊重人们对富豪的普遍保留情绪。但是我们还想说,需要消除的是这两种不公平,而不是富豪。”《南方周末》的这篇报道,把问题引到了中国经济转型的深处,并在“中国富豪原罪说”的争论之初,奠定了理性讨论的基础。这意味着,在中国媒体上露面的“胡润百富榜”,所能引起的争论已经不限于技术层面上的财富数据。  自份榜单上榜富豪牟其中“出事”,原罪和政商博弈等问题就成了伴随“胡润百富榜”的一个话题。到了2002年,李经纬、杨斌及仰融的“出事”等都无形中增加了榜单的调研难度。榜单如期发布后,更受到了强烈的关注。2002年10月底,《三联生活周刊》刊登了这样一篇报道:“中国转轨时期的财富积累天生带有历史条件下的胎记,有着与生俱来的原罪。这是一个残酷的事实。”  这一年,富豪的落马让人把“胡润百富榜” 说成是“杀猪榜”,这也促使我们从榜单制作者开始逐渐转变为中国经济的思考者之一。1999年以来,我们记录并见证了民营企业家们做为一个群体的诞生和成长,也从一个侧面记录了中国经济的发展。  复杂的“原罪”  对于“杀猪榜”的称呼,胡润认为上榜和落马并不存在一种因果关系。他说:“该死掉的猪,不管上不上榜,都会死掉的。”再说了,“胡润百富榜是不是‘杀猪榜’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好多猪没有长大就死了?或者说这些肥猪到底是吃了什么,到是如此脆弱不堪?”  关于落马富豪问题上,胡润强调自己更认同冯仑的“原罪说”,并非后来被多数人理解为“道德上、财务上初的错误”,也不是郎咸平等人把原罪定义为是用不正当手段行贿牟取暴利,这种思维方式的错误在于“把现罪也加在了原罪头上”。冯仑坚持认为原罪是初制度安排上的困境和悖论造成的源发性疾病。胡润认为:“富豪落马其实还是一个比较复杂、多层次的事件,把一切归因于个人道德不合适,但转到中国经济这一背景下又有些太形而上。”  胡润认为:“中国企业很不容易,刚来中国时,我觉得很奇怪,民营企业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竟不能在中国的银行开账户,融资困难造成早期部分民营企业偷税,企业家也容易走上政商勾结的道路。”这种“原罪”现在在胡润那里似乎已没有生存的土壤:“现在,中国民营企业的融资渠道就比较多了,融资问题已相对容易解决,现在国内已有很多资金充裕的企业和个人在做融资的工作,政策上对此也有了突破。很多银行、国外的风险投资者也都在关注中国的企业及企业家。”“企业家创业是很难的事。1999年,2000年,很多企业都投入海南房地产热中去,淹死于泡沫中,然后东山再起的。”  即便当年在制作榜单的过程中,胡润也否认自己对那些此后落马的富豪有所预感。“当时在调查的时候,也没什么预感,例如我曾工作的安达信,当时是全球排名第四的会计师事务所,现在也倒闭了,当时谁会知道?谁会想到金融危机使雷曼兄弟也倒闭了呢?即便经验再多,今年也无法推出明年要发生的事情。”  冯仑关于“原罪”的思考  “你要记住政府永远是发牌的,我们是接牌的。如果是个赌场,政府肯定是要赢的,所以我们的办法就是把你手上那副牌打好。如果你说牌桌不合理,那么你就走人到国外去,越南成本低你就到越南去。我们的任务就是把政府发的牌弄明白,把自己手里这副牌出好。任何一个地方的民营企业跟政府都是这个接牌和发牌的关系。”  “在解放生产力的过程当中,其中有犯点错什么的,大家把它叫做道德原罪,但实际上,你比如说体制原罪,小岗村,它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冲破这个体制,这是解决体制问题。民营企业和小岗村是一样的,如果它不犯点规怎么能够冲破这个体制原罪呢?”  “其实民营企业就是这样,您别看民营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一些东西可能属于隐私或者我们说是羞处,但是它脱了,它是清清白白的,第二,它脱了是干干净净的。”  “总体来说,回顾改革开放30年,你不能把民营企业从道德上盖个黑戳,对自己的改革开放打破旧体制就盖个红戳,这是一件事的两个方面,应该是都盖个红戳就完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星力九代电玩城
法兰式蝶阀
捕野鸡机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