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马店信息港

当前位置:

杜牧:本日鬓丝禅榻畔,茶烟轻飏落花风“毕业”

2020/03/27 来源:驻马店信息港

导读

我和Dasha完全地不相识。知道Dasha是由于荷尔德林。现在我已知道Dasha本名叫陈宁,相比于Dasha这个笔名,我更愿意称呼他的本名。

我和Dasha完全地不相识。知道Dasha是由于荷尔德林。现在我已知道Dasha本名叫陈宁,相比于Dasha这个笔名,我更愿意称呼他的本名。所以下面我将直接将Dasha称为陈宁。

我早年最爱的诗人是叶赛宁,后来接触到荷尔德林的诗歌后,便不可遏制地热爱上了荷尔德林。固然,我并没有“抛弃”叶赛宁,两者在我这里的区分是:叶赛宁是青春期的最爱,而荷尔德林则是一生的挚爱。

爱上荷尔德林后,我便表现出了一种执著:逢到与荷尔德林有关的书籍我便买。遗憾的是,至今我也没有买到一本很好的荷尔德林诗集,只零散地从几本书中和从网上读到过他的一些翻译得不错的诗歌,这其中就有Dasha所翻译的几首荷尔德林的诗歌。

事实上近10年来出现的几本荷尔德林诗集:先刚先生翻译的《塔楼之诗》、林克先生翻译的《追忆》、刘皓明先生翻译的《荷尔德林后期诗歌》(上中下)、顾正祥先生翻译的《荷尔德林诗新编》等,我都读过,感觉《塔楼之诗》比较好,《追思》尚可;而刘皓明先生的《荷尔德林后期诗歌》和顾正祥先生的《荷尔德林诗新编》,坦率地讲,翻译得都不太好。顾正祥先生译诗的语言太过浅白无味,语句多比较平俗,常常在一首诗中水平良莠不齐,荷尔德林诗歌语言的庄丽、壮美、深邃、蕴藉等多没有出现出来。并且,顾先生译文里边居然还有“直指莺歌燕舞的长空”、“在秀色可餐的蓝天下”这样的使人苦笑的词句,我不敢想象,大气而广阔的荷尔德林会写出“莺歌燕舞”、“秀色可餐”这样的摇摆和造作得令人为之惭愧和脸红的词语。可以看出,顾先生翻译时是很认真、很努力的,但无奈力有不逮。(真诚地推荐一下:初习诗歌者可读顾正祥先生的这个译本,因为其语言浅显易懂,所以初习诗歌者可能会更容易读懂和接受。)

顾先生的译诗语言虽太过浅白无味,但毕竟还是诗歌,而刘皓明先生翻译的《荷尔德林后期诗歌》我不知道该怎样评价。在网上看到,陈宁(Dasha)曾于2005年1月比较尖锐地指出了刘皓明先生翻译的里尔克《杜伊诺哀歌》中的一些“不妥”,被刘先生示为“严重的指控”、“歹意攻击”、“很狂妄”等,弄得陈宁(Dasha)赶快礼貌地道歉(同时仍礼貌地指出了刘先生译诗中的“不妥”)。我是个很怕惹起争端也不爱争端的人,所以这里我只说说浏览《荷尔德林后期诗歌》时我自己心中产生的怀疑(刘先生不会连读者自己心中产生点怀疑也不允许吧?):1.译者是在哪国学的汉语?译者的汉语水平是不是好像有点那个那个……?2.这是诗歌或仅仅是一堆词语的堆砌和码放? .这些磕磕绊绊、佶屈聱牙的语句,这、这、这是荷尔德林写的诗歌吗?虽然我已看出译者是在“直译”,但仍消除不了我的上述怀疑。这里我就不举例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找来刘译本自己浏览判断。

其实,客观地讲,就荷尔德林诗歌的汉译来讲,刘皓明先生的译本提供了一种陌生的新鲜的阅读,若耐心读来,感觉这本译诗集还是可以读的;你乃至可以说服自己相信:这或许就是荷尔德林诗歌的“原汁原味”的“原貌”。但之前我偶然在《南方周末》上读到过刘皓明先生写的一篇名为《“可怜的荷尔德林!”》的文章,这篇文章比较“刻薄”,里面乃至还有一些“伤人”之语,使我对刘先生的修养修为产生了怀疑,进而对其学养、学识、研究等也产生了怀疑和不信任感。所以我不敢肯定,刘皓明先生翻译的《荷尔德林后期诗歌》是不是就是荷尔德林诗歌的“原汁原味”的“原貌”。这个留待深谙德语和荷尔德林诗歌的研究者去判定裁断吧。

B

就我目前的浏览范围,我认为国内翻译荷尔德林诗歌比较好的,有钱春绮先生、孙周兴教授、戴晖教授、和陈宁(Dasha)。这四个人的译文各有特点、略有差异,但都很好。

诗歌翻译,重在翻译的精确、严谨,背景知识的丰富、可信,及对诗歌的“再创造” 对词语的选取、句子的构造、腔调、音调、音色的把握、修辞的整体应用等,这些方面,陈宁(Dasha)基本上都做到了最好。和孙周兴教授所翻译的荷尔德林诗歌相比,陈宁的翻译不如孙教授的译文圆润,但却更为古雅,细细读来,别有一番陈宁陈氏的译风:淡淡的庄严中透着典雅,文质彬彬中闪烁着灵光,整体语言庄丽、壮美、深邃、蕴藉、大气而又从容,很大程度上将荷尔德林诗歌的语言特色、其诗歌的广阔、神性、光辉、崇高等转达了出来,读来只觉琼醇、甘美、而又芳香。

下面我罗列几节陈宁(Dasha)的译文和顾正祥先生的译文,比较之下,其层次高低自然就显现了出来。(下面所举,每节中的诗歌是相同的,只是两者的翻译标题不同。)

1.顾正祥先生的译文,《流浪者》(第二稿)节选:

“我说着说着,现又回到故乡的莱茵河畔,

青春时期的阵阵和风似当年拂面而来;

亲密无间的树木曾张开臂膀将我晃悠,

如今又抚慰我那颗勇于寻求的心,

好一片神圣的绿色世界,世上欢乐又充实之生命

的见证,使我精神矍铄,返老还童。

这期间我已苍老,冰封的极地染白了我的头,

在南国的酷热中我的鬈发脱落。”

陈宁(Dasha)的译文,《漂泊者》(第二稿)节选:

“我曾如是说,此刻,我重归莱茵河,我的故乡,

温情如昨,童年的风,轻拂着我;

曾用臂膀轻摇我的树,密切地敞开

胸怀,将我狂躁的心停息,

那神圣的绿,见证着极乐而深沉的

世间的生命,焕然一新,令我青春重返:

那时我苍老,北极的寒冰令我颓白,

南方的炎火中,我华发飘零。”

2.顾正祥先生的译文,《在秀色可餐的蓝天下》节选:

“我更信后者。此乃人的标准。

虽然说劳碌不堪,却能诗意地

栖居在这大地上。然而

满天星斗的夜色,

我敢说,不比可谓

神像写照的人纯洁。”

陈宁(Dasha)的译文,《在柔媚的湛蓝中》节选:

“我宁愿相信后者。神本人的尺规。

劬劳功烈,但是诗意地,

人栖居在大地上。

我是不是可以这般斗胆放言,

那满缀星斗的夜影,

要比称为神明影象的人

更加明澈洁纯?”

.顾正祥先生的译文,《在秀色可餐的蓝天下》节选:

“世间可有尺度?没有。

造物主的大千世界从未

挡住雷霆脚步。花儿美,

因为花开阳光下。肉眼

常能在生活中发现

会比那些花朵

更美的事物。我深谙此道呵!”

陈宁(Dasha)的译文,《在柔媚的湛蓝中》节选:

“大地之上可有尺规?

绝无!同样

造物主的世界不曾阻挡雷霆的步伐。

花是美的,由于花在阳光下绽放。

我们的双眼总会在生命中发现,

更美的事物仍要以花为名。

哦,我对此很是明暸!”

其实我是 年前才从网上搜到陈宁(Dasha)翻译的荷尔德林诗歌的。在这里我要感谢陈宁,几年来正是他和钱春绮先生、孙周兴教授、戴晖教授等的译文,减缓着我内心对荷尔德林诗歌的渴念。

C

由于我的孤僻性格和自我封闭,我现在仍称得上是“半个网盲”,平日基本不上网阅读,之前除知道陈宁(Dasha)曾翻译有荷尔德林诗歌外,我对他的一切一无所知。去年冬季我因健康缘由,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上网,因此没有看到陈宁(Dasha)去世的消息。直到上个月,我才从一名诗人的文章中看到了陈宁(Dasha)于去年12月份去世的消息,感到异常震惊和痛惜。也是直到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陈宁(Dasha)是“诗生活”网翻译论坛的版主,并且翻译有里尔克,并且在“诗生活”网有一个翻译专栏。可见我之前是多么地孤陋寡闻。

震惊和痛惜了1两天,我也就丢开了。如果事情就这么简单也就好了,陈宁(Dasha)曾翻译有荷尔德林的诗歌,我读了觉得不错,就这么简单也就好了。但是事情却其实不这么简单。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圣诞节晚上,也即201 年12月25日晚上,我在一夜间做了 个梦;26日的晚上,我又接续着上1晚的梦,做了1夜长长的梦。恕我不愿谈到这几个梦的内容,我所能说的是:在梦中,一位像是女神或使者那样的女性介绍我和Dasha相互认识,并在梦中交付给了我一个嘱托;在两晚的4个梦中,我都见到了Dasha,在梦中,我们成了相熟相知的朋友;4个梦中,时间和季节的跨度很大,却又具有着不可思议的延续性……

请多疑者不必怀疑,我很正常,我早年曾学医,相信科学;但我也知道:在广漠浩大的宇宙中,在苍茫纷纭的世界上,在冥冥之中,有些事情和现象是没法说清,也是没法用科学解释的。

事情就是这样,当我在前几日的梦中见到陈宁(Dasha)、并听取那位非凡女性的嘱托后,我才开始正式关注他。近几天里,我在网上搜看了许多陈宁(Dasha)的相干信息,也渐渐了解了之前我完全不了解的Dasha……

D

陈宁在自己的简介里说“心向老庄”,这也许是他对自己的期许,由于我在网上看到的他并没有“老庄”的避世守拙和“清静无为”,而是如一个基督徒那样地大胆、承当、认真和执著。他是我见过的在学术上最为认真的人之一,为一个德语单词的翻译、为一个句子的对应或通与不通、为语法、词性、出处等而与人反复地辩论,并引经据典、罗列事实、旁征博引,读来没法不令人叹服。他很稳重、守正,不掺杂私念和私怨,虽有时尖锐和锋利,但所论所为纯为学术,所以读他的辩论和解说,一股中正、耿介、刚直的气味扑面而来。统观起来,他所辩所论都为寻求一个“真”字。“吾爱友善,但吾更爱真谛”,也许是对他辩论的最好注解。当然,这可能只是对他“辩论”的单方面理解,因为2009年他曾在帖子回话中论及之前的“辩论”:“Dasha在网络上与人往复论难,并不是寻求用语言征服谁而取得虚幻的成就感。Dasha希企的是在文字交换中彼此激起,廓清头脑中一直模糊的想法。”仍是为学术论。

陈宁不是完善的(真正的诗人大都不是完善的),他的缺点非常明显:高傲(有才华之人的最大特点),狷介,有时比较尖锐,偶尔会锋芒毕露。大多数人会把这些隐藏起来,以避免招致敌意。而陈宁却把这一切袒露无遗,这正是他毫无城府、绝不油滑世故的表现。比起他的中正、刚直、本真,比起他的才华、他的翻译所带给大家的美好的精神粮食,我想稍有良知的人都不会去计较他的这些所谓“缺点”的。

在陈宁那里,没有人的高低贵贱之分,只有学术的高低优劣之分,对无名者他从不轻视,对名盛者及对诗歌大家,他也从不溜须讨好,对方翻译或学术上若有瑕疵,他照样不客气地指引出来。即便对已逝者,他也不愿虚伪地说哪怕一两句称赞的话;不要认为他“刻薄”和“不近情理”,这里面正包括了他的金子般的质地:坚持主见,绝不虚伪,绝不让步;只认“真”和“理”,不为谁“伪”,不为谁“软”。他的铮铮硬骨、他的毫无城府、绝不油滑世故、他的纯洁、本真等等,都让我想起某种快要绝迹的稀有物种。他这样的人在当代可以说已凤毛麟角了。

但是陈宁却并不是真的是冷酷无情、不近情理之人,相反,他热忱、仁慈、厚道、正直、勇敢、担当,对人对事极为认真、负责,他的坦诚、磊落也有目共睹。我见到的他最早的帖子始于2002 年(那时他还只有 2岁),那时他的发言还比较尖锐,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变得愈来愈宽容、谦卑起来,这说明他的学识和修养在逐年地增长。即使在后来的帖子中他偶尔仍有些锐利,但也可以理解,毕竟那时他才只有 5岁、 6岁的年纪,不举他人,我本人不也是到了40岁后才真正地平和与宽容起来的吗?

而陈宁却真的是愈来愈有修养了,我曾看到他在网上对之前发的批评帖子中曾无意说出的伤人的话、而向对方真诚地道歉和赔罪(那样的伤人话其实仅此一次。尔后他的批评完全地理性了起来。)他常常在网上就一些翻译上的问题和大家反复地交流、探讨,对别人指出的他翻译中的错处,只要是正确的,他会绝不推却地承认和接受,并真诚地表示感谢;他也经常将自己不太明了或拿不准的德语词句贴在网上,请人帮忙解答,他这种谦卑和勇气在学人中比较少见,这也恰恰证明了他内心有着巨大的坚定的气力,和对自己学养的自信。对他人请教于自己的地方,陈宁则是极为认真地给予解答和阐释,毫无保留,耐心且负责。有时他还会以自己的经验,真诚无私地给予有益于对方的建议和忠告。这些都真实地显现出了他的内在:在尖锐和锋铓的表层下面,其实他是一个宽厚之人,一个忠诚长者。不管从各方面来看,陈宁都已具有了一个一流学人的基本素质和优秀品质。

从陈宁的访谈得知,他是大约28岁开始涉足诗学和诗歌翻译的,相对来说起步稍晚。我没有在网上看到任何陈宁参加翻译学术会议的消息。也许是他的诗歌翻译才华还没有被那些正统的“专家团”认识到;但以他的刚直和桀骜的性情,也许是他不屑于参加那些学术会议,毕竟,它们除带来名利的喧嚣和浮沫还能带来甚么呢?也许他宁愿在自己的孤单孤独里做学问。想一想看,亘古以来,有几个真正的写者不是孤单孤独的?有几个真正的写者不是爱惜着、守护着这份孤单孤独、生怕它被人打破夺走呢?特别是当他已认识到这份孤单孤独是上天的美好馈赠、并从中得到美好的报偿的时候?

事实也是这样,上天是公正的,他给了陈宁孤单孤独,同时也给了陈宁孤单孤独中的报偿:那便是陈宁在孤单孤独中对荷尔德林诗歌的优秀翻译,以及在此以后对里尔克诗歌的全面的优秀精湛的翻译。

E

这几日,我在网上集中浏览了陈宁(Dasha)翻译的部份里尔克的诗歌(短诗和长诗)。可以说,他的翻译专栏中的、及其他网页中的里尔克的短诗,每首都翻译得很好,而《回想》、《秋日》、《悲叹》、《忧惧》、《孤单的人》、《Pont du Carrousel?》、《致荷尔德林》等几首翻译得尤好。

《悲叹》这首诗我之前曾读过几个版本,杨武能先生将其翻译为《怨诉》,吴兴华先生将其翻译为《悲歌》(绿原先生译本及其他版本这里就不罗列了)。当初我曾比较过杨吴这两个版本,感觉二者的译诗各有所长,又各有所短,可以相互参照着读。那时我还曾想到:《怨诉》这个题目翻译得不太好,《悲歌》这个题目尚可,要是能翻译成《悲叹》就好了。现在我看到陈宁(Dasha)将其翻译成了《悲叹》,并且翻译得非常好,上述二者的“所短”在他这里已都没有了;加上题目的稍胜,几近已臻于完善。

请看陈宁(Dasha)翻译的里尔克的《悲叹》:

“哦,万物逝去的

是如此久远。

我想,这颗星,

我看见它的光芒,

而它已死去千年。

我想,这小船

擦肩而过,

我听见有谁在里面陈述着恐惧。

房屋里1座钟

鸣响着……

在哪座房里?……

我想走出我的心

走在长天下。

我想祈祷。

而众星里一定有一颗

仍然真实地存在。

我想,我知道

哪一颗孤单地

残余着,

如一座白色的城

矗立在天空里光线的一端……”

这首诗是作者超凡想象力的有力体现,作者用一连串的“我想”,将“这颗星、这小船、房屋、1座钟”等想象(体验)之物串连起来,并且层层推进、提升,终究凭仗飞扬的想象力触探至了非常遥远的星际空间,从有限而抵达了无穷。

这首诗的头两句“万物逝去的/是如此久远”,我在录入本文时曾想替译者将“的”改成“得”,但又怕违背了译者的原意,由于从译者的其他译诗和之前的发言帖子看,他是晓得“的、地、得”的应用的。若译者在这里是成心地用“的”,那末这两句便可理解为“万物的逝去(或:逝去的万物)/是如此久远”,如此,这里用“的”也是可以说得过去的。并且,“万物的逝去(或:逝去的万物)”比较平淡,不如“万物逝去的”来得腾空而下,我想这大概是译者成心地将“的”放在后边的一个缘由。总之这两句以译者将来的译诗集为准。

再看《忧惧》这首诗,杨武能先生将其翻译为《恐惧》,明显不如陈宁的《忧惧》这个名字好。我认真比较了一下杨陈这两个版本,前半部份二者的译诗不相上下,而从“大风也偎依在其中”始,杨先生的译诗明显地要稍逊色一些了。为了节省篇幅,这里就不列举杨先生翻译的《恐惧》了,有兴趣的读者可自己找来杨先生的译诗进行浏览比较。

请看陈宁(Dasha)翻译的里尔克的《忧惧》:

“凋残的林中1声鸟鸣,

毫无意义地显在这凋残的林中。

而圆润的鸟鸣仍然停止在

被创造的瞬间,

宽阔如这凋残的林上一片天空。

啼鸣中一切都顺从地移开:

全部大地无声地卧在里面,

大风也偎依在其中,

而接下来的那个片刻,

苍白而寂静,仿佛知道

每个人势必因之而死的物

正在这声鸟鸣里爬升。”

这首诗读来,让人感到有些隐隐的耽忧,乃至有点隐隐的恐惧。诗的前五行用的几近是一种绘画手法,诗人用细腻的描写将一幅油画般的“凋残的林中”的画面勾画了出来,而在这幅宽广的画面之中和画面之上的,则是“一声鸟鸣”,鸟鸣仿佛被定格了,所以虽然鸟鸣“依然停止在/被创造的瞬间”,但我们感觉到的却是一种巨大的空阔。紧接着,画面开始稍稍移动:“啼鸣中一切都顺从地移开:/全部大地无声地卧在里面,/大风也偎依在其中”,那“1声鸟鸣”仿佛仍回荡在“凋残的林中”,但我们感受到的却仍是空阔,连大地也是在无声地卧着。而此时出现的“大风”虽是“偎依在其中”,但我们却莫名地感到了一种紧张。接着,鸟鸣声停止了,消失了,“凋残的林中”在片刻间出现了一种巨大的苍白的寂静。诗人正是由“那个片刻”开始,从描写而转向思辩,用短短的四行诗,终究抵达了一种形而上的高度,其实前边的所有描写都是为这个形而上的高度而准备的:“似乎知道/每个人必将因之而死的物/正在这声鸟鸣里爬升”。

陈宁(Dasha)的翻译异常细微、精确,在《悲叹》和《忧惧》这两首诗歌里,里尔克诗歌中常有的对遥远、无限的世界、对未知和不可名状之物的相向、注视、触探等(这些素质在另外一些诗人那里也具有),都被清晰、细致而细微地、充分地体现了出来。

相较于短诗,陈宁对于里尔克长诗的翻译更能体现出他的超群出众、独特卓异的翻译才华。在网上我浏览了陈宁翻译的里尔克的4首“安魂曲”,读后我的感觉是:优雅绝伦,深沉无双,无与伦比。

里尔克的诗歌,我之前颇有浏览,略有所知。这几天浏览陈宁翻译的里尔克的诗歌,我发现陈宁的翻译与众不同,仍有着他独有的“陈氏译风”:深沉,典雅,淡定从容的行文中透着一种理智(理性),语言深秀、清逸、灵动(不同于荷尔德林语言的庄丽、深邃)、精美、圆润,而又不乏深沉、宽阔,整体给人以优雅绝伦、无与伦比的智美感觉(这又和荷尔德林的壮美不同)。

其实细读里尔克的诗歌,会发现他的内心有着女性般的唯美、敏感、细致、温顺;他一生优雅浪漫似少年,也热忱脆弱似少年,童年和少年时所受的“伤害”使他后来面对这个世界时心里始终存在着一份冷漠和疏离(因而他的诗歌大多冷静且理智),同时又渴望着来自有现实中和精神上的两重气力的女性的母亲般的抚慰、爱和温护,想想在他的一生中,与多位女性的非凡友谊和爱情、和塔克席斯侯爵夫人等多位贵夫人所给予他的关爱、荫庇、庇护吧;来自女性所激燃的热忱、光亮,始终是他创作的气力和动力。

但是里尔克的内心却又超逸丰沛,深沉的孤独孤单与深邃的气力光焰并存,弥漫的温柔宁静与永久的惊恐不安并存,对死亡、黑夜的注视和对生命、光亮的渴慕并存,这使他不断地几近是被神性引导和推助地出离世俗生活,向着遥远的星空、向着无穷的精神世界极力飞翔。因而他既热忱又冷静,既优雅又深沉,既细致又宽阔,既纯洁又浪漫,既宁静又忧惧,既深邃涵蓄又丰富卓异。在毫无依傍中,他完全靠本身的气力艰硬地成长起来,无物能够阻挡,终究长成了1座山峰,高出众峰,高居于空间,广阔、孤独、光耀,闪耀着精神之光。万物及其所能或有可能的自由,便是里尔克诗歌的永久的主题。

陈宁在自己的译本序言中说:“ 译义求达不敢藻饰 (伍遵契,《归真要道?凡例》)、 不增己见不减原文 (马士章,《归真要道?马叙》),是译者从古人那里学来的翻译准则,于是,战战兢兢,不敢僭越。”以陈宁治学的严谨、他对人对己的严格要求,我相信他是这样说的,也一定是这样做的。所以有一天我们会看到,陈宁所翻译的里尔克,或许才是最接近真正意义上的里尔克。

F

从以前的信息中我了解到,为了深入、精确领会并翻译里尔克的诗歌,陈宁除熟练掌握了德语,还自学了法语、古希腊语、俄语、丹麦语等,并对德语里的路德版圣经、荷尔德林的诗、法语里的魏尔伦、雅姆、波德莱尔、北欧的雅各布生、易卜生、欧洲的艺术(绘画、雕塑等)、古希腊罗马的一切、伊朗的神秘、埃及的考古、法国中世纪的野史、俄国的故事、布拉格的相干等等,都做了深入的了解,由于这些都是里尔克的诗歌文字的本源;正如陈宁说的:“读里尔克,也就读了全部西方;不了解西方,亦无从领解里尔克。”

在“豆瓣”读书主页,我看到了陈宁近几年所读的书,有诗歌、语言学、文学史、哲学史、宗教史、美术史、音乐史、古代史、琴谱、星相、巫术、植物、建筑、服装、地图册、纹章学、德文书、法文书、英文书、俄文书、捷克文书等等,极其庞杂。有时为了准确定位和翻译某个德语或他语词语,他会查证多本(篇)的资料。由以上这些可见,陈宁为了学术研究、为了诗歌翻译,其所读所涉的广博与扎实,其考证的严格与广泛。从他去世前与人的通讯里,知道他是用了三年时间翻译完了里尔克的全部德语诗,以他的严谨和求真性情,他定是对每个词语的翻译、选取都严格对待、对每个句子都反复推敲的;并且,他之前常公然指出他人翻译中的错处,他定会想到他的译诗也一定会受到众多挑剔眼光的注视,所以他定会比其他译者更加认真、严谨,付出的时间和心血也更多。而这又是在他的沉重的新闻工作之余所为所做。正是这一切的付出,这一切的过度劳累,使心脏长时间地超负荷地工作,终究过早地夺去了他的年轻的生命。

他是为诗歌献出了生命。如果说他之前是“诗歌战士”的话,那末现在他则是个毫不夸大其词的“诗歌英雄”。

我不知道陈宁是否写诗,在网上我只读到了他的《琴》、《孤单》等几首短诗。其实我们没必要苛求他本人的诗歌写作,许多翻译大家如王佐良、杨德豫、徐知免等,都是没有诗人头衔的翻译大师,陈宁应是属于这个行列的一员。毕竟,我们要看的是他们的翻译,而不是他们本人的作品。这几天我读着陈宁的翻译诗歌,不止一次痛惜地想:假若上天再给陈宁10到20年的时间,他往后一定会成为如王佐良等人那样的翻译巨匠的。即使现在他过早地去世了,但以他已翻译出来的作品来看,他也已是目前国内最优秀的翻译家之一了。虽然他可能并不是诗人,但在我看来,他之前是诗歌战士,现在是诗歌英雄,以后也定会成为诗歌翻译的无冕之王。这是上天给予他的,无人能够夺去。

从他去世前与人的通讯里还看到,他已经在完成里尔克诗歌的翻译以后,已开始着手荷尔德林诗歌的翻译准备工作了,并预期在未来的三到五年里将其奉出。而心仪他翻译之荷诗的出版社编辑也宁愿等上他三年五载。(从陈宁信中可以看出,他是准备将荷尔德林的诗歌全部翻译过来的,若能实现的话,对于国内众多的“爱荷”之人将是多么欢乐和幸福的一件事情!)而现在,随着他的过早谢世,几近整部的荷尔德林诗歌也被他带走了,今后以致未来的岁月里,我们再也读不到完全的陈宁(Dasha)版的古雅、庄丽、深邃、壮美、芳香、光辉的荷尔德林诗歌了……

(顺便说一下,网上陈宁所翻译的荷尔德林诗歌,最早的译于2002年,陈宁在2012年12月2日、也即在去世前与人的通讯里说:“Dasha那时确切译过几首……如今回头来看,那时的译文,首先准确性犹不十足……”可见陈宁对那几首所译荷尔德林诗歌的苏醒和自明。所以挑剔者没必要“用心”去挑剔那几首诗歌。)

在这苍茫纷纭的世界上,在冥冥之中,总有一些没法说清的事情、没法说清的因缘。当我在前几日的梦中见到陈宁(Dasha)、并听取某位非凡女性的嘱托后,几天来我都处在寝食难安里,我心中始终有一股热浪翻滚着,在时刻煎迫着我,使我不能安宁下来,使我认识到我必须得为陈宁(Dasha)写点甚么,我才能重新取得安宁和平静。因而在浏览了陈宁(Dasha)的许多翻译诗歌、读书笔记、相干信息、在对他有了一定的了解后,我于前天开始动笔写这篇文字。而几天来,我读着陈宁(Dasha)对里尔克诗歌的优雅绝伦、深沉无双的翻译,想起几次梦中的情景,想起他的过早消陨的生命、过早凋零的才华,心中的痛惜时有涌流。现在我写出了这篇文字,我已完成了梦中女神或使者交付给我的嘱托。这里我感谢陈宁(Dasha)在梦中所给我带来的短暂的纯洁无暇的友谊。在此,我也正式作别陈宁(Dasha)君:兰蕙锦风,君其轻行;山长水远,辉路星繁,愿君走好。

陈宁(Dasha)在访谈中说:“我喜欢永生(immortal)与不死(undead)。”我想他会得到这些的,因了诗神对他的垂爱、眷顾和引领,因了他的对诗神的执著追随,也因了他的对“永久”的一直的朝向、注视和向往。

最后,我用陈宁(Dasha)翻译的里尔克的第二首“安魂曲”《祭沃尔夫·卡尔克罗伊德伯爵》1诗结尾的诗句作为本文的结束:

“产生的事,就这样领先于

我们的料想,因此我们从未追逐上它,

从未获知它本真的形貌。

?? 不要羞惭,当坚持到终点的

那些死者与你擦肩而过的

时候,(终点意味着什么?)同他们

用眼色交谈吧,平静地,当作风俗,

不要惧怕我们的悲痛会异常地成为

你的负担,会使你在死者中显得醒目。

伟大的词语,出自产生的事

仍然可见的时期,并不是为我们而存在。

谁还在言及成功呢?忍受就是一切。”

简介:陈宁(Dasha),1970年生,辽宁沈阳人,1992年毕业于辽宁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生前供职于沈阳日报社,于2012年12月5日突发心肌梗死去世,年仅42岁。陈宁为近年来国内出现出的最优秀的德语诗歌翻译家之一,生前翻译有荷尔德林诗歌、里尔克诗歌,其翻译的《里尔克诗全集》(4卷本)行将由国内某出版社出版。

201 年12月28日 0日

  (编辑:苏琦)

浅静脉炎的症状表现
盆腔炎怎么办治疗
拉肚子吃什么可以缓解
小孩营养不良的症状
标签

友情链接